沐月护肤网

绳子和筷子怎么惩罚自己 女生挑战只穿一条绳子

"2014年6月,一个非常火爆的帖子走红网络,那就是传说中的六块钱麻辣烫的网恋桥段,相信绝大多数网民都知道那个千里赴约的小妹妹,被一晚上折腾了十三次的故事。

麻辣烫,源于川蜀之地的一种小吃,以麻辣爽口、经济实惠红遍祖国各地,大城市也罢,小城镇也好,大都有麻辣烫的加盟,而现实生活中,三十岁以下的人,几乎全都吃过这种麻辣快餐。

当然,有一些人除外。

许嘉允就没吃过麻辣烫,一是她生长的环境不允许,二是她学生年代是在国外渡过的,所以国内很多著名的小吃,她都没吃过。

不过今天,她在听到身边人多次谈起后,终于好奇心驱使下,走进了一家麻辣烫小吃店,然后点了一份十六元的套餐!

“我今天点的是十六块的套餐,这个没问题吧?”许嘉允坐在这个位于京城安定门外大街人才市场对面的万记麻辣烫小吃店,给自已最好的闺蜜发了一条微信道。

“天呐,小允允,十六块钱的,你吃得完吗?真奢侈呀!”微信中标记有‘小猫猫’的头像闪砾起来,显得极为震惊和不可思议。

“很多么?不过这里不怎么卫生呢,墙好脏,角落还有灰呢……”许嘉允以这种聊天的方式来打发着时间。

“你吃的是味道,又不是吃他们的墙皮,不聊了,洗澡去了,来呀一起洗?”小猫猫调戏道。

“我可不和你洗澡,你一洗就是几个小时,我可受不了……”

“那我去了……”小猫猫说完后,头像变立即变灰下线。

“嗨,美女,你这没人吧?”就在许嘉允收起手机时,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大男孩站在了她对面。

没错,就是男孩,许嘉允看他的年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说话的口音也不是京城本地口音,不过他嗓门却挺粗,人也挺壮实,一看就是个来对面人才市场找工作的北漂。

“哦……没有。”许嘉允看了看左右,发现其它桌子都坐满了人,只有她对面有一个空位的,所以淡淡点了点头,她实际上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吃饭的,别扭得很。

“老板娘,十块钱的麻辣烫。”张易大着嗓门的对着柜台里点钱的老板娘喊了一句。

“马上。”老板娘应了一句道。


张易这才笑嘻嘻的坐了下去,抽出烟先点上,并眯着眼睛打量起对面坐着的美女。

这美女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画着淡妆,目测身高最少一米七以上,且他坐下时还闻到了淡淡的幽香,是美女身上飘过来的,很素,不刺鼻,是张易喜欢的味道。

张易赞叹京城美女就是多,这种麻辣烫的小吃店都能碰到绝品的。

“而且还很有钱啊……”张易随即又看到美女手旁放着的一把车钥匙,那钥匙是四个圈的奥迪,而奥迪最次的车型也得是a3、a4吧?

可能是感觉到了对面不怀好意的目光,许嘉允猛的抬起头看向了张易,似乎要抓现形一样。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已果然抓到了现形,对面的大男生还真的盯着自已看,且看的是胸口的位置,还有就是,他明明被自已发现了,但却并没有收敛,而是在继续看!

“你看什么?”许嘉允压低了声音怒哼一声道。

“你猜!”张易突然对着许嘉允眨了眨眼睛。

“我猜?”许嘉允差点被张易的话给气疯,她还猜个屁啊,这男人也太无耻了吧?

“十六块的套餐来了……”就在这时,服务员把一大沙锅的麻辣烫放在了许嘉允面前,满满的一锅。

许嘉允有点蒙,十六块钱竟然这么多?

“哇,真能吃啊。”张易夸张的瞪起了眼睛,这妞竟然吃十六块钱的套餐?这是双人份啊。

“你再敢说一句,你信不信我把麻辣烫扣你脑袋上?”许嘉允怒道。

“好吧,好吧,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那里……”张易指着许嘉允胸口道:“有一个扣子开了。”

“啊……”许嘉允立即低头,然后就看到衬衫的第三个扣子开了,而透过开着的扣子,可以看到她的内衣,显得极不雅观。

许嘉允臊得脸色通红,扣好扣子后,眼瞅着桌子上的麻辣烫,但现在也没有任何食欲了。

“好吧,好吧,怕是我和你一桌你吃不下去了,我走。”张易还真怕这漂亮女人发疯,然后把一锅麻辣烫扣他脑袋上,所以趁着他身后的客人离开,他也立即转身,占了身后的桌子,并背对着许嘉允!

许嘉允的脸色稍好,拿着一次性餐筷,打算尝两口就走。

然而,就在她吃了两口之后,却发现还想吃第三口第四口。

她平时并不是很能吃的女孩,只是这个麻辣烫真的是第一次吃,而且味道又麻又辣又开胃,所以吃起来就放不下了。

张易的麻辣烫也被端了上来,并大块颐朵的吃了起来。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后,张易突然听到女子叫服务员过来。

“真能吃,还要加餐?”张易咂舌不已,这漂亮女人挺瘦的,但没想到比他还能吃啊。

“那个……我忘带钱了……”一道蚊子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漂亮女子的,她竟然没带钱就出来吃饭!!!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赊帐的。”服务员素质不怎么样,嗓门比张易的还大,似乎故意大声宣扬一样。

“怎么了娟儿?”柜台里的老板娘问了一句道。

服务员回道:“三嫂,她没带钱,要欠帐!”

那柜台里的老板娘用一双死鱼眼撇了许嘉允一眼,也同样没好气道:“没带钱押手机。”老板娘长的有点不尽人意,非常肥,所以可能出于女人的嫉妒心作祟,她并没有好说好商量,直接让许嘉允押手机。

“行,我的车就在路口拐角,车上有现金,我去取来!”许嘉允都后悔死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吃饭了,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太倒霉了,之前下车时,只憧想着麻辣烫是什么味道,所以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就来了,却忘了拿钱包。

“押什么手机啊,谁能差你十六块钱?”张易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这里的老板娘和服务员好像都吃了枪药一样,不就特么的十六块钱吗?至于让这么漂亮一美女押手机?

“我跟你说,你们这样做生意,早晚要关门,给,五十块钱够不够?”张易掏出五十块钱,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拍。

“咋啦,咋啦,吵什么?”后厨里走出一个拎菜刀的厨子,而许嘉允看到那人拎着菜刀时,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场合的她,就吓得差点瘫坐在地。

“怎么着,要打架?”张易突然间扬起眉毛,也立即起身,大步向那拎刀的厨走了过去,似乎要干架一样!

“没事儿,没事儿,这是二十四,找你的钱,没事儿……”老板娘终究是一女子,也是外地来的,所以哪里敢真惹事儿?所以她狠狠的把厨子推回去后,也笑嘻嘻的递过来二十四块钱。而且她也算看出来了,这年青人也是个爆筒子脾气,点火就着了。

“不吃了,吃顿饭惹一肚子气。”张易使劲的踢了下椅子,扛起自已的包就走,事实上,他已经吃完了。

“等等……”许嘉允追了上去。

“不用还了,也别以身相许啊……走了走了,我赶公交呢……”张易不给许嘉允说话的机会,几步就跑到了街对面,然后融入到人流之中。

许嘉允有些哭笑不得,今天她算真真的开了眼,见了世面了,这市井之中,的确什么人都有。

“还是好人多。”好半天后,她看了远处的人流一眼,轻轻一叹,那男生虽然吊儿郎当,又有些好色,但却也是个热心肠的人。

许嘉允转身上车时,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许总,我看到你的车了,你怎么也来人才市场了?”来电的人是人事部的林科长,她的下属,最近几个月也一直无事对她献殷勤。

“我是路过,你们这边怎么样了?”许嘉允的声音立即变得清冷起来。

“所有空缺人员已招齐,用我把他们的档案资料给您送过去吗?”林科长小声问道。

“不用了,这种事情,你们商量着办。”许嘉允说完后就直接挂断电话,今天她的公司人事科在人才市场招聘人员的。

张易上了一辆公交车,手里拿着一张标记为‘丰都集团’人事科的联系电话。他没吃麻辣烫之前,已经应聘成为这个丰都集团一名保安人员。明天,他就要在京城展开自已的新生活了。

   

 

第2章 打架要狠

"京城的丰都集团是一家跨国企业的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餐饮、住宿。旗下拥有的丰都大酒店就是一家标准的五星级酒店,位于京城东二环,距离著名的王府井非常近,站在你练过武术和散打,还得过什么奖状?”李铁柱并没有直接动手,甚至站在原地都没动。但张易却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似乎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他没等张易回答,就突然不屑的笑了笑道:“在我眼里,花拳绣腿而已。”

“嗖~”的一声,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他也如一只离弦的箭般瞬间近身张易,而后一拳砸出。

“砰~”张易万万没想到这李铁柱会这么快,爆发力会这么强,强得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以他几乎下意识的双臂向上格档时,双臂就传出彻骨般的剧痛,他整个人也‘腾腾腾’后退了五步。

“反应还行!”李铁柱冷笑,继续向前,这个时候的他,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只豹子在猎杀他的猎物。

张易使劲甩着手臂,他的手都抖个不停,麻木不已。

“呼~”李铁柱这时候又动了,也再次一拳袭来,且依旧迅猛无比,那拳头还没砸到张易面门,张易就感觉到拳风上传出的热浪。

太快了,他也从小打架,但却从来没碰到过李铁柱这种让他无法招架的对手。

同时,他也知道自已躲不过李铁柱这第二拳了,双臂的反应速度明显不如刚才,所以抬起时,人家的拳头已经轰然砸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砰~砰~”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李铁柱的拳头打在他脸上,另外一个则是他倒飞之时,瞬间起脚,一脚正中李铁柱胸口。

他这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吃亏,李铁柱能打他一拳,他就要踢李铁柱一脚。

二人触即分,张易的半跪在地上,整个身子微伏,嘴角流出一丝血迹,而李铁柱也踉跄后退三四步,捂着肚子并满脸惊诧。

张易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这种刺痛也彻底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暴戾。他恶狠狠的擦了下流下来的血,眼冒凶光的死盯着对方,迅速的支撑弹起。

“嗖~”他刚刚弹跳而起时,李铁柱也再次冲了过来。

“科长,科长,在吗?”就在这时,就在李铁柱向前冲击时,健身房放在一旁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什么事?”何森拿起对讲机道。

“张易在健身房吧?董秘叫你带着张易去二十八楼,拿修理电源工具,史工媳妇生病住院了,许总办公室的电源又烧了,所以发了脾气,急着修电源,人事科那边说张易报名的时候,表格上填写会电工,所以应急,赶紧过去。”

“草,知道了,李铁柱、张易快住手!”何森立即放下对讲,暴喝一声。

李铁柱的脚已起,那踢向张易的脑袋的脚在距离张易的面门不过两三寸时,何森的命令已经下达,所以他的脚突然停了那么一下。

而就在他的脚刚刚停了那么一下时,张易已经探出的手却并没有收回。

李铁柱听何森的,但他张易却不听何森的。

只见他猛的扣住李铁柱的脚,口中大喝一声,使出全部气力,扣紧对方的脚,向下使劲一压、一扭,同时在对方半条腿被按向地面的同时,他身子逆转,单膝压住对方的腿上,另外一只胳膊猛烈砸出,直接以肘部打在李铁柱后颈,使李铁柱彻底趴倒在地。

“砰~”他动作非常麻利迅捷,几乎李铁柱倒地之时,他就已经骑在李铁柱身上,迅速用手臂扼住李铁柱的脖子,狠狠勒紧。

“草,你特么疯了……”仇五和刘二水冲了上来,一左一右,直接扑在张易身上。

“住手,都住手!”何森大喝起来。

李铁柱趁着张易被扑倒的同时,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他的脸惨白一片,同时也气急败坏的向张易冲去。

刚才如果没有何森制止的话,他哪里会让张易弄倒他?可以说,就是他停了下来,才让张易有了反制的时机。

“柱子,停下。”何森凶光一闪,声音也再次提高。

张易这时候也挣脱了刘二水和仇五,同时他也冷笑不已,实际上刚才也的确要感谢何森那一嗓子,否则的话,他绝对抓不住李铁柱的脚。他知道,自已不是李铁柱的对手。

不过打架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狠’字,他只能说李铁柱还不够狠。

“拿湿毛巾来。”何森对刘二水使了个眼色后,就向张易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张易,你也听到刚才对讲里的话了吧?咱们都是男人,是男人就光棍点,一码是一码,别因为个人恩怨耽误了工作,想打架,我们哥几个会随时奉陪。”

“垃圾,再有十秒钟我可以让你满地找牙。”李铁柱咬牙冷哼一声,如果没有何森制止,这姓张的怎么能得手?此时他目光凶狠,也要找时间再教训他一顿。

听到李铁柱的讽刺,张易恶狠狠的盯着李铁柱,一字一顿道:“我牙没掉之前,信不信老子会先咬下你二斤肥肉?”

他这话说得凶狠无比,再加上他那狼一般的眼神,仇五几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颤,这个姓张的也是个硬点子。

李铁柱则并没有惧怕张易的眼神,而是继续讥笑道:“垃圾就是垃圾,再练十年,你或许有资格舔我的脚指。”

“好了,张易,楼上许总办公室,你去不去?”何森眉头皱起道。

“去,为什么不去?”张易不可能卷铺盖走人的,一是这里有钱赚,他也急等着用钱,二是他就算要走,也要真正干翻了李铁柱和他何森再走。

 

第3章 被电了

"张易会电工,在没来送他妹妹到京城上学之前,他在家乡的县里就干过水电安装的活计,这个活是技术活,挣的多还轻巧,现在这个年头,大学生都不如有一技之能在手的技工。

一个月前在人才市场蹲了几天,也面试了几家公司,但最后都是回去等消息,并没有被录取。虽然是电工,但他没有电工证的,没电工证就没办法上岗。

再然后,他误打误撞的被丰都集团招收。

按理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保安的,人家招保安,大都是选择退伍兵之类的,而他则没当过兵,不过还好,个头够,身体够壮,又练过武,还得过奖状,所以当他把奖状拿出来的时候,面试的工作人员直接通过。

进入公司需要填一系列表格,当时表格中就有什么其它技能之类的,他填了电工和开车两项,当时招聘的人事主管也对他有些印象,所以当老总办公室的电路出了问题,公司的电工又请了假不在时,人事科才想到了他。

很快,张易和何森没有任何交流的乘电梯到了顶层二十八楼,而二十八楼的电梯处,许总的秘书已经等在这里。

许总的秘书也是一年青美女,张易来的时间不长,倒也见过这秘书几次,她本就姓董的,所以所有人都叫她董秘或董大秘。

“许总正在气头上,何科长你就不要进去了,等在外面,还有,张易你进去后立即检查修理一遍办公室的电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史工拍着胸脯说修好了,但这才几天,又出毛病了,人事科已经通知史工来领工资走人了,如果张易你这次能把电路问题彻底修好,很可能会接任史工的位子。”董秘没什么特别的热情表现,很是机械化的一翻告诫而已,她也显得小心翼翼的,虽为董秘,但老总岂是好伺候的?

张易没见过公司所谓的许总,他虽然来了这里一个月,但基本上都是守大堂外室外停车场的,而许总上下班,都是从地下停车场乘电梯上下楼,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连许总是何方妖魔都不知道。

没错,在很多人眼里,许总就是一妖魔,他听保安部其它保安私下聊天的时候,有人叫她冷面女神或冰山女神,又或者叫她的绰号‘老虎’。

有很多人提起许总的时候,都会说,别让老虎看到,别让老虎听到,别让老虎知道。

老虎是王,是丰都的女王。

不过传言之中,那老虎很年轻,也未婚,美得一塌糊涂,什么美女明星之类的都和她没法比。

许总大门被董秘轻轻推开,而拿着钳子螺丝刀的张易也快速向着办公室里面扫了一眼。

里面有人,有两个人正低头站在一张桌子前面,还有一个女人训斥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立即辞掉,他的技术本身就有问题,公司不养无用之人,还有,你们人事科怎么搞的,我以前有没有说过公司必须要有两个电工?怎么到现在了还没有第二个?你们人事科这个月的奖金取消了!”很严厉的批评,听得张易咧嘴不已,老虎就是老虎,老虎一发威,所有人都只有低头的份。

“许总,保安科的小张来了,他的简历上会安装水电。”董秘站在门口小声说了一句道。

“嗯,先让他看看哪里出了问题,不过注意安全,你们出去吧,立即去招聘电工,水电是我们酒店的重中之重,容不得有闪失!”许总的语气似乎松了一些。

“是。”两个人事部门主管应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

而这时,张易已经被董秘带着走到了一侧墙壁,那里就是连接办公桌电脑的电源处。

“房间中还有电吧?其它电源有没有电?”张易这时候一边拆卸墙壁电源,一边小声问道。

“灯还亮,除了这个电源还有卧室的电源不能使用外,其它电源正常。”回答他的是许总,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许总已经站到了他身后,当然,她的声音有些冷,有些沉。

“哦,小毛病,马上就好,不过这个电源插座是劣质的,之前的连接也不牢固,这样很危险,容易引起火灾的,如果酒店客房也全都是这种电源插座的话,我建议立即全部换掉,还有,这个插座必须要换了,需要买新的来。”张易把里面已经烧焦的插座拆下,发现由于火线与插座接触不牢,插座里面都被烧得变了形。

“你叫什么来着?你抬一下头我看看。”突然间,就在张易还在处理两股电线时,许总竟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连秘书都被她弄蒙的话。

“我叫张……呃……”张易转身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呀,真的是你!”许总差点跳起来,一难的难以置信,眼睛里也带着无限的惊喜。

而看到这许总竟然是那吃麻辣烫的漂亮美女时,张易的双手就是一抖,自已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呀,怎么又碰到了这个被自已调戏的美女,且他还是自已的老总?张易有一种要暴走的感觉,同时他也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要和但美女打个招呼。

然而,就在这时,可能是他不小心摸到了火线上,所以突然间,他全身一麻,紧接着整个身子就抽动起来。

“啊……”看到张易全身像过了电一般的抽动不止时,美女老总和董大秘全都尖叫起来,傻子也能看出来小保安被电了。

两个女人吓坏了,只是傻傻的尖叫,不知如何是好,而张易则蹲在墙角处像抽了大烟一样的在不停的抽搐抖动着,还有,他的头发开始变得焦糊,头顶开始冒烟……

“啪啪~”,过了几秒钟的样子之后,随着他身子的抽动,随着两个女人的尖叫,墙壁上的电源处和张易的身体中同时传出‘啪’的一声时,张易的手终于脱离电源,也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叫救护车……”美女老总尖叫着……

“何科长,何科长……”董秘都被吓哭了,也风一样的向外跑。

而这时,张易就感觉自已的意识离开了身体,他看到了地面上一动不动头发烧焦的自已,也看到美女老总掩面呼喊,还看到冲进来的保安科长何森。

“妈-的,老子这就……这就死了?”张易突然涌起无限的恐惧!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绳子卡进缝里 在打结的麻绳上走的故事

下一篇

只穿一件外套里面光着 绳子和筷子怎么惩罚自己

相关文章阅读

面部清洁

抱起来各处h 教官好深太涨了h文

阅读( 4 )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迈巴赫车厢

面部清洁

嗯啊…在楼梯里做h 纯肉(高H)

阅读( 2 )

“林宛,城南路军区大院有一户需要打扫房间,你去吧”家政公司前台人员给了林宛一个地址和电话“他家里有人,只需要打扫一下房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了,那家的夫人晚上有聚餐,听说你很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