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只穿一件外套里面光着 绳子和筷子怎么惩罚自己

清晨,许都。

皇宫,太子宫内。

传出了一阵阵朗朗的读书声,虽然声音轻重不一,听起来也读书者的年龄也都不一样,但是却异常的整齐,不由让人肃然起敬。

路过的内侍,宫女们,也都露出了恭敬的神色,低着头缓缓的走过去。好怕自己的粗手粗脚,惊扰了里边的贵人。

这是太子宫,乃大汉皇太子刘冯的居所,而当今的大汉天子正是刘协。

在这里边读书的有皇太子刘冯,太子舍人,皇太子就不用说了,其他陪伴的太子舍人也都是达官显贵子弟,都是大贵人,不可小视。

因此,太监,宫女们都要低头经过,表示恭敬。但是正殿内的情景,却是与想象中的大不相同。

正殿内。

上首位,跪坐着的是陈锋,陈锋今年三十五岁,官居太子少傅,是太子的老师。不仅长相俊朗,气度雍容,也兼备才学。

相比于陈锋的气度雍容,坐在其下第一位的皇太子刘冯,就显得不堪了。

因为刘冯正在睡觉,呼呼大睡。就差打呼噜了。

在正经读书的反而是皇太子的十五太子舍人,太子舍人是太子陪读,其中就包括当今司空,曹操的长子曹丕。

对于刘冯的表现,曹丕也习以为常了,因此非常干脆的自己读书,不加理会。不过,这些个太子舍人之中,却有不少人定力不够,时不时的抽空抬头瞥向刘冯。

恨铁不成钢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甚至于戏谑者也有之。

他们这些人成为太子舍人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每每看到这么没用的皇太子,还是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当初,黄巾之乱后,天下渐渐乱了。后来董卓乱政,废了原来的少帝刘辩,转而扶持当今天子刘协上位。

后来爆发了诸侯讨董之战,接着就是诸侯混战。


混战了许多年,虽然如今乱世渐渐有被平定的迹象,平定乱世之人正是曹操。因此,曹操的势力极大,压制天子刘协喘不过气来。

当然,天子刘协也还保留了一定的资本,势力。

因此,双方势力明面上很合得来,但是暗地里已经是势如水火了。这十五太子舍人,几乎就是朝廷的缩影,有忠诚于刘协的拥汉势力,也有曹丕等曹氏势力。

分为两派,泾渭分明。

恨铁不成钢的,当然是忠诚于天子刘协的人。庆幸,戏谑的当然是曹操势力一方了。

不是这些人肚量小,气质不行。相反,这些人都是许都城内的权贵子弟,自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肚量一般都不俗,气质更没话说。

之所以心中所想露在了脸上,实在是因为这个太子刘冯实在是个窝囊废。读书的时候睡觉,不读书的时候,肯定是活蹦乱跳的。

不信等一下看看。

大汉储君是个窝囊废,也挺好玩的。一些时不时眼中闪过几分戏谑之色的太子舍人,都是如此想的。

太子舍人是太子的陪读,理应礼敬太子。而如今却是大半对太子不敬。身为太子少傅的陈锋,居然都是装作没看见,照样上课。

“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了。”不久后,陈锋说道。

“是。老师。”以曹丕等太子舍人门纷纷起身,对着陈锋行礼道。

“喔,下课了?”刘冯却是最独特的一个,他伸了伸懒腰,恢复了一下精神后,就生龙活虎的离开了。

真是废物。

我大汉的不幸啊。

太子舍人们看在眼里,纷纷在心中暗道。

连太子少傅陈锋的目光,都有些异样。这个还真是一个极品的皇太子。但是陈锋却也不阻拦,不阻止,听之任之了。

皇太子刘冯。

在乱世之中出生,如今是建安四年,在世上活了八个年头了。

从小受到伏皇后的宠爱,生性顽劣,不喜学习。

这是与刘冯所接触过的人,心中给出的评价。更直接的,就是废物什么的。

但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刘冯,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小家伙们的目光还真是讨厌,尤其是曹丕这些人。这些人都是将来曹魏的精英,一定要乘着现在曹操的势力还没有完全巩固,干掉其中一二。”

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刘冯心中很不厚道的想着。

刘冯,已经不再是那个历史上,只留下了刘冯这个名字,并且早死的皇太子刘协。而是一个现代人的灵魂占据了刘冯的身体,全新的刘冯。

在刘冯刚刚出世的时候。

以前干什么的,不提也罢。现在活在三国的刘冯,是一个对三国正史颇有些研究的一个人。几十年的历史走向,人才都很清楚。

这样若真是活在三国这个大时代,如何生存,发展,都容易许多。

在以前,刘冯也是这样常常幻想的。若是穿越成为了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该怎么做主公。若是穿越成了一个无权无势的人,该怎么随波逐流,慢慢往上爬。

最后学司马懿干掉曹魏。

身份可以随便换,不管是跟曹操,孙权,刘备都有优势。投奔谁都无所谓,最主要都是一定要翻身做主,不做臣,只做君主。

这是以前刘冯常常想的。但是现实是非常让人无奈的。

他确实是来到了这个时代,但身份是皇太子,乃天子刘协与伏皇后的嫡系血脉。

嫡长子,皇太子。

身份是限定死了的,身为皇太子,注定是汉室阵营,魏蜀吴三家都靠不上。最无奈的是,现在已经深陷许都了。连他的老子刘协都已经成了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工具了,他一个皇太子就更算不了什么了。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他就一辈子没出路了,除非与曹操对着干。

不过,对于这一点刘冯是非常沮丧的。因为现在现在正是曹操如日中天的时候,曹氏,夏侯氏的八虎骑,五子良将,五大谋臣等等一个个显赫无比的人物都已经聚集到曹操的麾下了,文臣武将,加上精兵数十万。

除了还没有与河北霸主袁绍一战以外,基本上已经有了天下霸主的气势了。

而天子刘协呢?只有可怜的董承等少数势力,人数众多,达官显贵也很多,但就是没有多少兵权。

没兵权有能干得了什么大事?

所以刘冯想了八年,楞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刘冯想到了忍,一定要忍,不然曹操势力这么大,你不忍就可能成为刀下亡魂。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而活着就有很多可能。

就像刘冯在正殿内读书,装睡。那也是给刘冯给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一方面是作为掩饰,让整个许都城的人,都认为是他这个皇太子是废物,掉以轻心。

然后发起雷霆一击。虽然在目前刘协所拥有的势力看来,似乎是不可能。但是刘冯确实是想那么干的,也预备了。

这一预备,就是八年。

从牙牙学语起,刘冯就表现的非常的霸道,非常的恃宠而骄,很纨绔。

因为年纪这么小,再一干就是八年。因此,整个许都城内,上包括天子刘协,伏皇后,司空曹操,下到宫女,内侍太监。

没有一个人认为刘冯是可以成才的。基本就是废物。

刘冯的伪装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这就预留下了一条退路。因为历史上的天子刘协是善终的,后来谋朝篡位的曹丕为了表现大度,还封了刘协做山阳公。

若是按照刘冯现在的纨绔表现,绝对能够再刘协退位做山阳公后,活的很不错。

这是一条后路,不过也仅此而已。

因为刘冯的心中藏着火热的目标,那是每个喜欢三国的人,都会拥有的基本目标,那就是做君,不做臣。

所谓后路,也只是一条小路罢了。吃穿不愁,女人不缺。

但却也享受不到那无上的权利,与群雄争锋,率领文臣武将攻城掠地的快感。若是在现代做一个平凡人倒也随波逐流,做一个凡人了。

但是既然来到了三国这个大时代,做臣,狗屁。拼死一搏才是男儿本色。

总之一句话,这八年来,刘冯只是伪装,一直在盘卧等待,等待改变当前窘迫局势的时机。

只为不做甘居人下的臣,做人上人的君。

第二章太子宫十五舍人

正殿外,站着一个小内侍,是从小服侍刘冯的贴身小内侍,叫董喜。董喜见刘冯伸了伸懒腰,一副沉思的摸样。没敢上前打扰。

直到刘冯的脸上露出了“回过神”来的表情后,董喜才上前拜见道:“太子殿下,是不是摆驾去长乐宫?”

长乐宫椒房殿目前是伏皇后的寝宫。

刘冯以往都是恃宠而骄,虽然别住太子宫内,属于独立的太子。但是常去长乐宫与伏皇后一起吃用。

偶尔还在长乐宫睡一觉。

因此,董喜习惯性的说了这么一句。

“不了,去看看孤的大将军吧。”刘冯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所谓大将军,就是刘冯养的一条大狗,西域种,非常的巨大,威猛,凶残。刘冯挺喜欢的,就随口封做大将军。

“诺。”董喜自然是没什么意见,闻言立刻应诺道。

此刻,正殿外。

除了刘冯,董喜以外,还有一队甲兵,以及一辆太子的辇车。许都的宫室虽然不怎么巨大宏伟,但还是挺大的。

以刘冯的小胳膊小腿,走来走去非走瘸了不可,因此日常来往,都是有专用代步工具的。

刘冯说完后,立刻朝着辇车走去,自然有一个甲兵送上了一个小凳子,供刘冯走上马车。当刘冯踏上辇车坐好后。

旁边的董喜立刻叫道:“太子摆驾向德殿。”

向德殿就是刘冯用来让猛犬大将军所居住的宫殿。

在董喜大叫了一声后,马车缓缓的往向德殿而去。而此刻,曹丕等十五太子舍人们陆续走了出来。

听着董喜高叫一声“太子摆驾向德殿。”神色各异。大家都知道刘冯有一条猛犬,号称大将军。

有专门的宫殿,也有服侍的人,服侍的人就多达十余,可谓荒唐之极。

曹丕就站在一众人之间,他如今十岁,眉目还没长开,但也显得非常的俊秀,很是讨人喜爱,再加上乃是司空曹操实际上的长子。

曹操是什么人就不用多说了,很多人都认为曹操是取代刘协的真命天子。而曹丕作为曹操实际上的长子,有继承权。

身份的原因,以及自小的培养,使得曹丕的气度显得很是大气。

较之于名义上的皇太子,更像是皇太子。

此刻,见刘冯那荒唐的摸样,他也只是神色淡淡的笑着。只有眼神深处,才能寻找到那么一丝不屑。

这是城府很深的表现。

古人早当家,十三岁娶妻。十岁就已经像是后世十八,九岁的人了。曹丕虽然年少,但已经不可小视了。

曹丕的旁边站着一个少年,叫夏侯尚。今年十一岁,乃是夏侯渊的侄子。

在三国演义里边,被小说家罗贯中塑造成了一个与诸葛亮屡战屡败的废物。但是根据史学家陈寿所编撰的正史三国志记载,夏侯尚其实是曹丕的左膀右臂,率兵镇守荆州,为征南大将军,总督南方军事。

曾经成功抵御过吴国诸葛瑾的进攻。诸葛瑾是什么人物,诸葛亮的兄长,吴国的大将军,很牛逼第一个人。

却也被夏侯尚成功抵挡住了,从中就可以窥视夏侯尚的厉害。

不仅如此,夏侯尚还率兵平定了由孟达,刘封所镇守的,蜀国在上庸一带的三郡九县。

这些赫赫武功,才促使了夏侯尚在历史上的地位,也才有了陈寿编撰三国志,把夏侯尚与夏侯渊,夏侯惇,曹仁,曹洪,曹休,曹纯,曹真等八人合为一传。

后世人,称之为曹氏,夏侯氏八虎骑。而夏侯尚能位列其中,就能证明她是何等厉害。

正因为夏侯尚这么厉害,年纪还这么小,离的又这么近,所以刘冯做梦都想干掉这个家伙,可惜还没有找到机会。

曹丕隐藏了心中的不屑,还算好的,而夏侯尚根本就不做掩饰。脸上露出了非常**裸的讥讽之色。

大汉天子有这样的继承人,当真是曹氏之福。

夏侯尚心中想着。

相比曹丕夏侯尚这两个曹氏中为首的人物。拥汉势力那边为首的董盖,在历史上就要不显眼很多了。不过,当前的势力,也不容小视。

因为董盖乃是车骑将军董承的次子,显赫无比。今年十二岁,因为车骑将军有兵权,又显贵,而成为这十五个太子舍人中拥汉势力的首领。

见到刘冯这个皇太子如此荒唐的摸样,董盖又是恨铁不成钢,又是脸上火辣辣的。

恨刘冯不成器,又觉得羞愧。

就是这三个人,再加上其余十二人,刘冯有一共十五人的陪读。

“董兄啊。皇太子真乃贤明。我等能陪伴皇太子读书,真乃福气。”夏侯尚在旁笑着说道。

董盖很有威望,十五太子舍人中的拥汉势力其他人都尊敬有加,称之为董兄。

而此刻,夏侯尚这么说,却是戏谑居多了。

刘冯荒唐,许都皆知。他却偏要说成是贤明。这是本末倒置,反而凸显了刘冯的荒唐,无能来。

“哼。”董盖虽然是恨铁不成钢,但毕竟是拥汉派,见夏侯尚当着他的面,如此讥笑刘冯,不由冷哼了一声。

一双眼睛中,冷忙爆射。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大开杀戒的摸样。

车骑将军董承,原来为西凉董卓女婿牛辅的部将,西凉系出身,自然是非常勇猛的悍将,他的儿子,当然也是承袭了凶悍的特点。

董盖如今能在太子舍人之中为首。当然是有些特长的。凶悍,就是他的特长。

曹丕神色不变,眼中的不屑却渐渐扩大了。

“哼。怕你不成。”到是他旁边的夏侯尚上前一步,护在了曹丕的前边,不甘示弱的回瞪着董盖。

这三个人的小变故,立刻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十五太子舍人之中,拥汉派的纷纷站在董盖的身后,曹氏势力的子弟则站在曹丕,夏侯尚二人的身后。

泾渭分明,势如水火。

双方互相看不顺眼,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干架的时候。

曹丕却微微一笑,说道:“算了,走。”说着,转身大步离开了,有一股磅礴大气,非常的有人主之相貌。

“哼。”夏侯尚闻言回过头对着董盖冷哼了一声,也追随走了。其余人见曹丕走了,也纷纷追随离开。

一时间,正殿外,只剩下了董盖为首的七人。

“还真当他是皇太子了,装什么摸样,看着非常的让人讨厌。”董盖旁边的一个小胖子说道。

其余人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在他们心中,刘冯才是正统。曹丕再怎么装,都是乱臣贼子。

一个乱臣贼子,居然装作正统的摸样,这算什么。让他们非常不爽。

第三章让汉天子刘协震惊了

已经远去的刘冯当然不知道身后董盖为了他而与曹丕争锋。

即使知道了,也只是会感叹一句。当真忠臣也。

其他的就没了。

盖因为当下局势,曹氏的地位根基非常稳固,这些小孩子的争锋,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要靠他们去维护汉室正统。

完全不可能。

唯有剑走偏锋,出奇策能稳住汉室,保全汉室。

辇车上刘冯闭起双目,任由辇车在车夫的驾驭下缓缓的朝着向德殿而去。不过,中途却有一个内侍匆匆而来,拦住了刘冯。

“太子殿下,陛下居椒房殿传召殿下入见。”内侍报告道。

“喔。”刘冯闻言睁开了双目,轻喔了一声,随即,浑不在意道:“走,去见父皇。”

“诺。”旁边的董喜应诺了一声,让甲兵们调转辇车,往椒房殿而去。

很快,辇车就乘载着刘冯来到了椒房殿外边。刘冯懒洋洋的下了车,带着董喜走了进去。

刚走到殿门口,就有内侍把刘冯引入了椒房殿内。董喜自然是没资格进去的,在外等候。

椒房殿内,只坐着两人。

一个是男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冕服,冕冠,腰间佩着长剑,当真是仪态万千。

这男子正是当今天子,刘协。

此刻,刘协抬起头看着从外走入的刘冯,目光有些凌厉。

到底是天子,这凌厉的目光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历史上,因为刘协怒曹操擅权,而一句:“君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

意思就是你若是能辅佐我,就宽厚些。若不能辅佐,则开恩放我离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曹操大惊失色,而后心生不安,再也不来朝见刘协了。可见刘协是非常有天子气象的。

只是生不逢时罢了。

但是刘冯却没什么感觉,因为旁边还坐着一个非常慈祥,正用宠溺的眼神看着他的伏皇后。

伏皇后出身伏氏,乃名门望族,非常知书达理,雍容优雅。与天子刘协可以说是非常恩爱。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太过宠溺刘冯了。

至少在刘协的眼中,确实是伏皇后太过宠溺刘冯了。

此刻,伏皇后正向刘冯打眼色,意思是今天的事情有点大,小心着点。

接收到伏皇后的眼色后,刘冯才留意到,今天殿内只有天子,皇后这两个至尊,而没有内侍,宫女等人服侍。

显然是刘协提前支开了那些人。而单独把他留下来。

这要教训了。

刘冯心中嘀咕了一句。有些不太感冒。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刘冯弯身对着刘协,伏皇后见礼道。

“嗯。”刘协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随即,刘协才说道:“听人说,你在太子宫读书的时候,陈锋在上教导,你却在下睡觉,可有此事?”

这件事情,刘协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没说。因为伏皇后宠溺着刘冯,三番两次的求情。再加上伏皇后保证她一定能够教导好刘冯,因此,这事儿一直拖着。

但是眼见刘冯已经八岁了,但还是如此顽劣不堪,刘协发火了。于是亲自发问。

所以,伏皇后在刚才刘冯进门的时候,使用的眼神是今天大事,要小心。

本来,刘冯想要乖乖的就范的。

因为毕竟是天子亲自教导,若是一个闹不好,被废掉了太子之位。那就糟糕了。有这个太子的位置,他好歹还有那么一点机会,若是被废为王。

那么就真的残废了,下半辈子估计就只能幽静在王府之中了。

大不了以后装作读书嘛,反正他已经扮了八年的废物了。印象深入人心,实在是难以撼动的。

但是刘冯转念一想,却觉得不对啊。他做的事情太对了,不仅是保全了自己,还帮助汉室谋划将来,实在是太对了。

为什么要认错。

一直以来,刘冯都是自己在想对策。但是却想不出什么对策来,盖因为身旁没有人掩护,也没有人与之商量。

再加上刘冯自己也不过是八岁,虽然有皇太子的身份作为保障,但哪有心腹,又哪有能够听命行事的人?

没有心腹,没有能够效死力的人,就没有足够的机会招兵买马。就没有扳倒曹操的力量。

要扳倒曹操,目前几乎不可能。但是摆脱曹操,机会却未必没有。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场袁绍,曹操的官渡之战上演。

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

在刘冯看来就是一个好机会。一直以来,刘冯都在琢磨着在官渡之战的时候,该怎么走,怎么利用这个机会。

现在不正是找寻盟友,以及执行者的好机会吗?

天子刘协,虽然无权无势,但仍旧是金字招牌,能够招募一些大臣,也就能秘密行动了。

对曹操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谋划八年,却一事无成。只是得了一个不败身,这让刘冯心中充满了不甘。又见刘协不仅不能体会,反而出言敲打。

刘冯干脆把心一横,昂起头说道:“敢问父皇,当今天下,虽名为我刘氏所有,但又有多少城池,郡县能够听父皇的调令,尊天子?”

这。

刘协本来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呆滞了起来。本来很多想要教训的话,都被堵在了心里,觉得非常的难受。

同时,刘协的心中还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疑问,以及不信,这还是那个他屡教不改,顽劣不堪的皇太子吗?

对于刘冯,说真的要不是现在大权被曹操把持,刘协又与伏皇后夫妻恩爱,早就废掉了。真是见过顽劣的,没见过这么顽劣的。

八年啊。

刘协的心中对于刘冯的印象几乎已经定型了。顽劣,不堪。

而今日,刘冯忽然说出这番调理分明,让人深思的言语,这如何不让刘协感觉到疑问?不敢置信?

同时,刘协的心中还涌起了一股巨大的欣喜。

因为刘冯的话实在是让人深思,几句话,虽然简单明了,但是深明大义,知道现在时局不在我,知道皇室的困顿。

知道天下没有一寸一尺的土地是姓刘的。

这是强有力的证据,证明他的皇太子不是窝囊废,而是一个谁也不能小瞧的聪慧人。

因为他才八岁,八岁就能这么说话,还不是聪慧?

他小看了这个儿子啊。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绳子和筷子怎么惩罚自己 女生挑战只穿一条绳子

下一篇

比一根线还小视频 用1根线遮住3点

相关文章阅读

面部清洁

抱起来各处h 教官好深太涨了h文

阅读( 3 )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迈巴赫车厢

面部清洁

嗯啊…在楼梯里做h 纯肉(高H)

阅读( 1 )

“林宛,城南路军区大院有一户需要打扫房间,你去吧”家政公司前台人员给了林宛一个地址和电话“他家里有人,只需要打扫一下房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了,那家的夫人晚上有聚餐,听说你很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