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跨在绳子上走路 女生走的打结的绳子叫什么

2000年5月17日。

“您尾号2022的储蓄卡转入金额13666422.19元,现余额为13667922.19元。工商银行”

李晋看着手机短信提示的资金到账内容,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压抑不住兴奋的神采。

5个月之前,他从2020年重生到现在,前世蹉跎四十年,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

在金融行业从业十多年的李晋带着二十年未来的记忆重生到2000年。

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浑浑噩噩地苟活几十年,李晋在三个月之前出手了!

凭借记忆中2000年国内期货市场最热门的绿豆期货事件。

李晋果断抵押掉了自己父母买下唯一的房子,拿着80万资金以20倍杠杆冲入了期货市场。

在焦虑和忐忑中煎熬了整整5个月。

这一天,他记忆中的绿豆疯涨终于到来,由于提前5个月在底部建仓,这一天绿豆期货的狂猛爆发直接让李晋的个人资产突破千万。

很清楚这一波绿豆行情现在已经到顶,未来很快就会迎来一波持续数年的下滑低迷走势。

所以李晋果断清仓撤退,扣除手续费之后到账1366万!

从80万到1366万,李晋这一天完成了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完成的财富跨越。

“归还贷款本金和利息之后,还剩下1280万左右,历史没有走偏,跟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那么后续的那几个暴富机会,也可以抓住,或许这1300万,很快就会变成……数亿乃至数十亿!”

翻来覆去地把到账短信看了好几遍,李晋忍住大笑几声,上辈子他穷困潦倒债务缠身,每天睁开眼睛都是还款日,那种生活真的是度日如年,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上辈子穷困潦倒,这辈子一定要赚更多的钱!

让父母安享晚年,弥补前世的遗憾!


不过现在还不能太得意,这1300万说少不少,可说多,在真正的有钱人面前也还是个弟弟!

而在真正强大之前,就要苟住,猥琐发育,把能捞到的好处全吃了,低调地装逼。

就在李晋考虑未来已经设定好的几个赚钱机会时,房门被敲响了。

“阿晋,今晚我妈叫你回去一起吃饭。”

看和门外站着的靓丽女孩,李晋脸上的笑容消失,这是他此时的女朋友,未来的妻子胡萍萍。

“我没时间。”李晋生硬地回答。

“没时间?”

胡萍萍错愕地看着李晋。

从认识开始,李晋就疯狂地迷恋自己,对自己百依百顺,无论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每次见到自己都是讨好和喜悦,可今天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习惯了李晋对待自己的态度之后,这前后反差让胡萍萍很不爽,立刻冷下脸说:“我妈叫你回去吃饭你跟我说没时间!?”

李晋冷笑一声,经过上辈子的那些事情,对于这个女人,他也已经彻底看透。

“什么吃饭不吃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让你来叫我,其实是让我拿钱给你那个弟弟的吧?”

胡萍萍脸色一变,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多了!我还知道你弟弟在外面把别的女孩肚子搞大了,逼着人家去打胎,差点闹出人命,现在人家要你们出30万,是不是?”李晋冷笑道。

胡萍萍面色难看地说:“他是我弟弟,我们就要结婚了,你还跟我计较这点钱?”

“这点钱?这可是30万!你知道我的情况,我爸妈只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辛苦存了一辈子就存下了这套房子给我们结婚用的,我才刚上班,哪里来的30万给你弟弟?”李晋咬牙道。

“你爸你妈在乡下的老房子可以卖,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30万是够的。”胡萍萍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疯了吧?”

虽然上辈子加上现在,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但李晋却依然气炸了肺。

“那是我爸妈养老住的地方,那个房子卖了你让他们住哪里?”

胡萍萍眼神有些闪烁,说道:“可以租房子住啊,或者跟我们先住一段时间也行。”

“跟我们住?”

李晋气笑了,“你说的好听,去年我爸来城里看病,就在这里住了3天,你天天让我妈给你洗脚,我爸在医院一个星期你就去看了1次,3分钟不到就走了,怎么?我爸的身体还不如你去打麻将来的重要?”

李晋越说越气,恨眼前的胡萍萍,更恨上辈子懦弱的自己。

“够了李晋!”

胡萍萍面色极其难堪,气冲冲地说:“不就是让你帮我弟弟拿点钱出来,要不然你能眼睁睁看着他吃官司?他可是我弟弟!”

“那他妈是你弟弟,可不是我弟弟,关我屁事!?”李晋反吼回去。

“好啊!”

胡萍萍冷笑一声,一脸冷漠地说:“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今天话就放在这里,这30万你不拿出来我们就分手,婚也别结了!”

听到这句话,李晋笑了。

上一世,胡萍萍一家人,结婚之后十多年吸着自己的血!

特别是她弟弟,自从打胎事件之后越发变本加厉,吃喝嫖赌样样来。

胡萍萍就逼着自己去借债给弟弟还钱,这也是他上辈子穷困潦倒的根本原因。

而胡萍萍更是对他没有丝毫真情,完全把他看作一张长期饭票。

婚宴上嫌弃自己父母穿的寒酸,不让他们入桌,却不想想自己父母为了凑钱举办婚宴,连家具都卖了!

甚至到自己父母出殡的时候,胡萍萍都没有出现过。

甚至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当众甩了他几个耳光,只是因为嫌弃自己父母死的晦气,还留下了几千块的房租没付。

想起过往的一切,李晋攥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神色变得无比冷漠。

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不仅仅是在财富上要改变一切,对于自己的人生,更是要重新来过!

“去你妈的,你他妈在我眼里300块都不值,还30万?滚!”  

 2第2章 滚远点

“李晋!你给我等着,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胡萍萍怨毒地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看着胡萍萍气急败坏地离开,李晋的眼神里没有丝毫不舍。

这样的女人,他甩晚了!

傍晚,天色渐暗。

李晋在房间里用笔记本把自己记忆中,所有能赚钱的点都写了下来,以免日后记忆模糊,这件事情最为重要,不能马虎。

房门毫无征兆地被敲响。

李晋打开房门,却见到外面站着胡萍萍和她弟弟胡成功以及她妈周秀兰三人。

周秀兰神色不善,一见到李晋打开门抬手指着李晋的鼻子就喝道:“李晋!我看你老实巴交的是个诚实人,才让我女儿跟你交往,结果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却抛弃我女儿?你还是不是人!?”

李晋扫了一眼眼眶微红明显哭过的胡萍萍,平淡地对周秀兰说:“我和她只是和平分手,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放你妈的狗臭屁!”

胡成功大喝一声,指着李晋吼道:“你看我姐哭成这样,你别他妈狡辩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舍不得那几个钱。

“妈,我早就说过了,这种农民的人,小家子气的很,他爸妈一辈子没出息,这个儿子能有什么出息?哪能跟我们城里人比?”

周秀兰冷笑道:“算我当初瞎了眼同意你跟我女儿交往,我儿子说的没错,下贱的爹妈养出来的人就是下贱,这点钱就看出你这个人的人品不行。”

“不过你以为浪费我女儿几年的时间,拍拍屁股就能走人?你想得美!我告诉你,这30万,无论如何你要给我拿出来!”

面对周秀兰一家的咄咄逼人,李晋的面色极其冷漠,“我没钱。”

周秀兰嗤笑一声,说:“没钱?让你爸妈把老家的房子卖了不就有钱了?”

“就是!”

胡成功满不在乎地说:“老房子卖了,还可以去租房子,或者去田里面睡嘛,反正他们是一辈子的农民就知道种地,在田里还自在一点。”

说着,胡成功眼神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说:“这套房子也转给我吧,我年底也要结婚,给我当婚房了,这样的话我就劝我姐跟你重归于好。”

周秀兰眼睛一亮,儿子出了那档子事,不但要拿出30万赔偿,还要把那个女孩给娶了,眼下正愁着没房子,可儿子算是提醒自己了,眼下,不就是有一套现成的么?

“对,这套房子给成功做婚房还不错。”

周秀兰喜于形色地说道。

李晋被这对贪婪的母子气得笑起来,“你们打的好算盘,不但要让我爸妈把老房子卖了,连这套他们攒了一辈子给我结婚用的房子都要?”

“真是个傻逼!”

胡成功不耐烦地说,“我和我妈不同意,你一个农民的下贱种谁会嫁给你?你还要这套房子干什么?不就是给你娶老婆用的,现在把这套房子当聘礼了,也算是表示一下你的诚意。”

此刻,胡萍萍开口说:“是啊,李晋,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们和我妈辛辛苦苦不还都是为了他?你还是听他们的,去打电话让你爸妈把老房子卖了,这套房子的话明天上班就去过户给我弟弟,这样我还能原谅你,继续跟你结婚。”

“我看你们是想疯了?”

李晋冷眼看着这一家三口,说道:“我欠你们家的?还是我下午和胡萍萍说的不够清楚?下午我让她滚,现在我让你们一家人全给我滚,胡萍萍跟我已经没关系了,你们算哪根葱跟我要这要那?”

李晋的话让周秀兰脸都气白了,她死死地盯着李晋,咬牙道:“你果然是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狼心狗肺!”

“李晋!”

胡萍萍尖叫道,“你看你把我妈都气成什么样了,还不快认错!你想想当初追我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现在就这么点事情你都不肯,你还是人吗?”

“妈的,以前跟一条狗一样舔我姐,现在就翻脸不认人,李晋,你他妈的真有种,你这种下贱的狗东西,全家都犯贱……”

胡成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晋阴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这是我家,我最后再说一次,你们马上给我滚远点!”话说完,李晋砰地一声甩上了房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周秀兰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胡萍萍哽咽着说。

胡成功脸色也不好看,说:“妈,现在怎么办?这狗东西是不愿意卖房子了,我可不能吃官司啊,要不然我这辈子就毁了,还有我的婚房可怎么办?”

咬牙切齿的周秀兰盯着房门,恨声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先回去,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总有吃苦头的时候!”  

 3第3章 价值4000万

李晋没搭理他们,更没在乎他们说的话。

现在自己有了钱,日后更是能成为百亿千亿富翁,还怕几个刁民缠着自己吗?

接下来的一周,胡家人再没来找过李晋麻烦,李晋也乐得轻松。

不过他也没有虚度这段时间,按照记忆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县城马上要出一件大事。

上辈子,他很清楚,县城里一家荣轩玉器行出现了一件玉佩。

这块玉佩一度被玉器行老板宣传是古董玉,明朝一位皇帝佩戴过的!

因此被当做镇店之宝卖,只是标价50万在县城里几乎没人会去买。

噱头虽大,可没人相信。

开玩笑,皇帝佩戴过的古董玉佩就卖50万?

这明显只是宣传手段罢了。

可谁都没想到这块玉佩最后被一个外地做生意的老板买走了,玉器行的老板还嘲笑他被自己用一件赝品给坑了。

半年后,这块玉佩出现在国内最大的拍卖行,被鉴定是真品!

转手就拍出了4000万的高价,据说消息传来的那一天,玉器行老板直接就气得进了医院。

记忆中,今天就是那件玉佩上架的日子!

这一次,李晋当然不会让这种半年50万翻80倍的天大便宜给别人占了去。

一大早,李晋早早地出门,打了个车到恒隆广场,直奔荣轩玉器行而去。

而李晋赶到的时候,玉器行早有了一波客人在。

“王哥,真是太谢谢你了!”

胡萍萍看着手上的玉镯子喜不自胜,特别是那标价,足足3000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随意买下的礼物。

被称呼为王哥的男人是一个中年人,肥头大耳啤酒肚,穿着一身西装,笑呵呵地看着胡萍萍,眼神中闪过一抹得意和贪婪。

胡萍萍这个女人,他看上很久了!

只是一直没时间下手,这段时间她居然主动贴了过来。

王富贵哪还有不下手的道理,来去无非几千块的东西,他出的起。

“小钱而已,你开心最重要。”

王富贵哈哈一笑,扭头对着旁边满脸羡慕的胡成功还有周秀兰说:“成功,阿姨,你们也选一件,算是我的见面礼。”

胡成功与周秀兰一脸惊喜,满脸的笑容几乎把王富贵夸上天。

而此刻,也正好是李晋踏入店内的时候。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胡成功当即就阴阳怪气地说:“哟,这不是那小气吧啦的下贱种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随便一件东西都几千块,可不是你消费得起的。”

“说不定是来应聘保安什么的。”

胡萍萍也跟着开口嘲讽道,一脸冷笑。

周秀兰嗤笑一声,握起了胡萍萍的手腕,说:“啧啧,看看这个镯子,3000块呢,有钱有品味的人说买就买了,有些人可能打工两个月不吃不喝才能凑起来这么多钱吧?”

王富贵意味深长地看着李晋。

他知道胡萍萍是有个男朋友的,看来眼前这个就是了。

微微一笑,满脸油光的王富贵露出云淡风轻的表情,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这人没别的,就是见不得自己在意的人受委屈。”

胡萍萍闻大为感动,靠在王富贵身边说:“王哥,你对我真好。不像有些人,没钱还小气,活该一辈子当个废物。”

面对这一家人的嘲讽,李晋耳充不闻。

早在他重生的那一刻开始,他跟这一家人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径直走到柜台,李晋对服务员说道:“麻烦你把店里那块古董玉佩拿出来。”

听到这话,胡成功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哈哈哈,这小子莫非是疯了?古董玉佩?你买的起吗你就叫别人拿出来?”

王富贵摇摇头,这种愣头青就是容易被刺激,才说了几句就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他淡淡地说:“小子,装逼你也有个限度,人家真拿出来了你怎么办?买还是不买?”

周秀兰一脸不屑的笑容,说:“可能只是来开开眼的,毕竟农民家的下等人,能见过什么好东西,来开了眼回去到老家村子里吹吹牛也说不定。”

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服务员面色古怪地看着李晋,她不认识李晋,却知道王富贵,经常带女人来买礼物的客人,他都这么说了,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必然是没钱的了。

顿时服务员也懒得伺候,冷淡地说:“先生,那块玉佩价值很高,不买的话别浪费我们时间。”

“谁说我不买?”

李晋反问,“让你拿出来你拿出来就是,要是因为你耽误了这一笔生意,你们老板会放过你?”

服务员闻面色一变,冷哼一声,说:“好,我拿出来,看你买不买得起!”

说着,服务员转身打开保险柜,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托盘放在李晋面前,冷笑道:“这枚玉佩是老板昨天晚上才拿来的,明成祖朱棣戴过的玉佩,50万不还价!”

“50万!?”

胡萍萍等人吸了一口冷气,连王富贵都眼角抽动。

这年头的50万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来的,不过看这枚玉佩,珠圆玉润很是好看,无论是色泽还是品相,胡萍萍那玉镯子一对比起来,简直跟路边的石头差不多烂。

王富贵摇摇头,出个几千块钱玩一玩胡萍萍这种女孩他没所谓,可要是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

不过……自己都买不起的东西,这个小子?

王富贵冷笑一声,慢悠悠地说:“好东西啊,可惜我的资金压在一笔投资上还没拿回来,要不然也买个玩玩,不过对你来说,也只能看看了吧。”

“就是!”

胡萍萍贪婪的眼神从玉佩上收回来,一脸鄙夷地看着李晋,说:“现在看也看过了,可以滚了吧?”

王富贵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笑呵呵地说:“帮我买单吧,不过你以后也要看清楚咯,有些穷鬼就不要让他进店里来了,真正有消费能力的是我这样的人,他算什么东西?还进门就要古董玉佩,真是丢人。”

啪的一声。

一张工行黑金vip卡拍在了王富贵那张普通农行卡的前头,闪烁着尊贵而奢华的光泽。

“刷卡。”李晋冷淡地吐出两个字。

整个玉器行内的气氛都跟着一沉。

“哈哈哈哈!”

胡成功满脸不屑的指着李晋狂笑,“这个傻逼真的疯了?随便掏一张卡就要买50万的东西?你这破卡里要是有50万,我给你跪下叫爸爸啊。”

王富贵这一次却笑不出来,看着那张奢靡的黑金卡,他嘴皮子都发干了!

他知道,这种卡只有在工行存款达到1000万现金的人才有资格办理。

1000万打底!

他王富贵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说出的话能骗人,可这张卡,不可能是假的。

王富贵眼角抽抽地看向李晋。

而此刻,服务员已经拿走卡尝试性地刷了出去。

李晋输完密码,一阵滴滴声之后,pos机上吐出一长条账单……

所有人都看得明白这是交易成功的证明。

真的……刷出了50万!

服务员眼睛尖,看了一眼机器上显示的银行卡余额,那千万级别的数字震得她心脏都在狂跳。

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一脸淡然地收起了卡,李晋扭头对表情僵在脸上的胡成功说:“跪下可以,叫爸爸就不必了,我嫌恶心。”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只有一根绳子的衣服 带夹子在打结的绳子上行走

下一篇

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 桌子底下快速顶撞H

相关文章阅读

面部清洁

抱起来各处h 教官好深太涨了h文

阅读( 3 )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迈巴赫车厢

面部清洁

嗯啊…在楼梯里做h 纯肉(高H)

阅读( 2 )

“林宛,城南路军区大院有一户需要打扫房间,你去吧”家政公司前台人员给了林宛一个地址和电话“他家里有人,只需要打扫一下房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了,那家的夫人晚上有聚餐,听说你很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