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月护肤网

嗯啊…在楼梯里做h 纯肉(高H)

“林宛,城南路军区大院有一户需要打扫房间,你去吧”家政公司前台人员给了林宛一个地址和电话“他家里有人,只需要打扫一下房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了,那家的夫人晚上有聚餐,听说你很会做菜,下午你过去吧。”

“行,我先回家一趟,拿点东西”林宛已经五十多岁了,岁月催人老

林宛五十多岁,但是现在住的依然是租住房,她这一生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是她人生一大遗憾,现在也只能多做的活,攒些钱去等干不动的那天,就去养老院

“林宛,这家的男人听说官不小,为人正直义气,不贪污受贿,又不好女色,不交际应酬,是个难得的好官,唯一的缺陷就是家里夫人不会生,五十多岁了也没个孩子,就是这样,他对她夫人也是一心一意的。你今天去他家好好表现,饭做的好了,说不定她就把你长期留下了。那样的家庭,工资给的一定高”

“这样的高官,她妻子不能生,他都没在外面乱搞,人应该不错,谢谢老姐儿提醒,我会好好干的。”听了这些话,林宛羡慕不已。

想当年她嫁的也是军人。除了不经常在家,丈夫对她很好。过了两年好日子,已经落魄到这般,怨不得别人,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太贪心,嫌弃他不说,自己犯贱又不住寂寞,他长时间在军队,留她一个人和她姥姥住在十几平米的筒子楼里,照顾一个老人本来就辛苦,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缺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久而久之她对这个新婚丈夫有些怨气。

后来在闺蜜的介绍下,她认识了李亮,李亮下过乡,恢复高考后,被原来的学校招了回去,当了一名绘画老师。

身上带着一身儒雅之气,为人浪漫会哄人,这样的李亮吸引了林宛,一来二往,三言两语就把林宛哄住了。

两人私下里偷偷摸摸了一个月,那时韩亦,正好训练紧张,根本不知道这事,直到林宛发现自己怀孕了,欣喜的和李亮说的时候,李亮突然变脸,死不认账,拍拍屁股走人。

林宛不甘心,闹到李亮的家里,才发现他已经结婚了。


林宛气愤的和李亮打了起来,结果被李亮的老婆推了一把,孩子流产了。

林宛在医院一醒来就看到韩亦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林宛自知自己对不起他,不顾自己的身体,主动提出了离婚。

“等你身体恢复了,在说”

这是韩亦当时说的话,多么好的男人,自己给他带了那么大的绿帽子,换做哪儿个男人不是先打一顿,可他却为她的身体考虑。

自己就是作的,把那么好的男人给推走了。

可是自己出院后,韩亦没有打她也没有骂她,更没有向她提出离婚。

而是让她回家等他。

听到林宛一下子哭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不是人,太对不起韩亦了。

于是留下一张离婚协议,偷偷的离开了家,回了娘家

妈妈得知情况后,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只说了一句“你想学你爸爸?”

那天晚上,林宛哭着从家里跑出来,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在城市里独身一人为了生计,摸爬滚打就是几十年。

有过落魄,有过得意,也有过男人,但最终没能走到一起,这些年她心里忘不掉那个对她好的男人。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百般嫌弃,分开后,遇到不同形形色色的男人后,她才发现,当初的那个人对她有多好。可是…在也回不去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心中的那份后悔会缠的她疼痛万分。

因为实在太想念妈了,五年前回到了家里,却发现已经物是人非,哥哥念完大学后就很少回来,她的妈妈在她出走的第五年也因她去世了。

林宛后悔不已,在妈的坟前哭了整整一天

从村里人那里得知哥哥来了z市,她也辗转来到这里,想见见她的哥哥。

以前她哥哥最疼她,什么事都依着她,她此时无比想念哥哥宠溺的眼神,可又怕见到哥哥怨恨的眼神。

来到这个座城市许久,她知道哥哥在什么地方,可始终鼓不起勇气去见他。

……

林宛从出租屋里拿了工具,就直接去了城南路

军区大院她没有住过,但也知道很严格“我是去八栋打扫的保洁员”林宛向一旁的执勤人员解释着

“稍等,我给韩参谋长打个电话”

这家人姓韩呀,这些年每当听到韩姓的人,她都会下意识的抬头看一眼。

执勤的卫兵迅速的拨通了内线,说了几句,给林宛指了一处位置,就让林宛进去了

原来8栋是一个小别墅呀,想来也是,首长的职位,住的一定不差

林宛按门铃的时候,大门正好开了。

出来的一身绿影,让林宛有一丝的恍惚,盯着那丝绿影完全的愣怔在了那里

那抹绿影渐渐的清晰,当看到林宛时,也有片刻的愣怔,林宛能从他的眼里看到惊讶,无法置信的神情。但没有林宛那般的明显,韩亦只看了她一眼,就匆匆的出了大门。

他还是那般好看,岁月虽然爬上了他的面孔,却没有给他增添一点儿瑕疵,反而更有味道了。

而她呢?身材变了形,为了生计,皮肤变得粗糙,皱纹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林宛?”

林宛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突兀的听见院里有人喊她

抬头一看正对上叶青那双嘲笑的眼神

嘲笑?

林宛张了张嘴,对上她那双不友善的眼睛,一肚子的话不知该说什么。

这是当年的同学?同乡?

“好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青惊讶的看了林宛一眼,道“这是我的家呀…。林宛,你…不会是刚刚门口警卫员说的保洁吧?”

保洁两个字,搓到了林宛的心窝子,扭的她沉闷不已,却也没有辩解的理由,现实总是那么伤人

“你…和韩亦结婚了?”林宛没有回答她的话,又是直接问道

叶青并没有及时回应她,只对她莫名一笑,低头随手打了打身上价值不菲衣服上面有没有的灰尘,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宛一眼,看的林宛心里一颤

“是呀,你走没几年,我和阿亦就结婚了。”叶青说完抬头看了看天,发现阴郁一片,十月的天气,外面又些冷,对着眼前的林宛道“我们去屋里说吧,天太冷了。”

“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就…。”

话没说完,就被叶青打断了,挽着林宛的手臂直接往房里走去“这些年一直没你的消息,你可不知道,当初你走好,你妈哭了好久,没几天就病了,你哥不得已辍了学。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看你这个样子,这些年过的不好吧?”说话间慢脸真挚的笑意,可说出来的话缺那般让人不舒服

说着就拉着林宛进了屋

“这房子怎么样?看你这个样子,估计没住过这样的房子吧”叶青一脸笑意的在林宛身上瞅了瞅

房子是很大,很漂亮,可不属于她

“亦他现在可是上将军衔,z市**战区陆军参谋长,要说起来,当年我跟着他也受了不少的苦,不过还好,你走后第三年我和她结了婚”

“叶青,抱歉,我有些不舒服,你还是请别人来吧。”林宛说着就急匆匆的往外走

叶青站在那里两手环胸,一动不动地看着林宛落荒而逃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还记得李亮么?这些年她没少在我这里得到好处,他现在的一副画,值十几万呢”

林宛疾步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扭头过头,震惊的看向叶青,一股压不住惆怅在全身蔓延“为什么?”

叶青就喜欢看她落魄的样子,讥笑道“为什么?你说呢?哈哈”看着她跟个傻子似的活了这么多年,叶青又些不忍道“我看你不顺眼,故意的”

林宛在也压不住中心的那团怒火,猛的上前狠狠的给了叶青一巴掌“是你毁了我,是你!”

叶青捂着脸,并不在意,反而笑的更大声“是呀,不过你知道的太晚了。想知道为什么?…还记得十六岁那年的夏天吗,明明是我们一起出去玩的,你为什么要憋下我先走了?为什么?你说?”叶青说到最后,犹如疯了似的,面部扭曲,本来精致的脸蛋此时难看至极

林宛愣怔了,有些回忆不起十六岁的事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竟然把那天的是给忘了!凭什么?凭什么?你凭什么能忘了?”

看着叶青许久,林宛才想起来,那一年,又一次外乡的乡镇上演了一次电影。

方圆十里八村的都知道,不顾十几里路,都纷纷抢着去看。

那一次他大哥带着她,还有叶青大晚上的一起去看的。

“那天看电影?…回来的时候人太多,我根本没找到你,我和哥哥在那里等了你好久,最后还是同村的人说你已经回去了,我和我哥才走的。”

叶青突然大笑了起来“你想起来了?”

“就因为这件事?你生气,所以你就找李亮设计我?”

林宛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叶青这般痛恨她。

 

第二章:回到那一年

“哼,是又怎样?那也是因为你耐不住寂寞,是你自己跟个傻子的上了道,哈哈”

“你混蛋”林宛此时有说不出的愤怒和悔恨,可已经晚了,来不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这一生活的跟个傻子似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林宛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从军区大院出来的,此时她只想去死。

死了就一了百了。

“林宛…林宛?宛宛你还好么”韩亦在外面等了许久,一连着叫了她几次,还没有回应,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韩亦抬手拉了她一下

林宛这才有了反应,呆楞的看了看一眼,恍然间见到久违的面孔,又些呆楞。

韩亦看她脸色不太好,额前秀发很乱,想要上前为她抚去,转念间又觉得不合适。抬在半空的手又缓缓的放了下去。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原本内敛又沉稳的声音随着岁月的洗礼又多了几分威严。还是那么的好听

林宛恍惚的眼眸突然清明了几分,怔怔的看着韩亦,又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在关心我?”

“…。是”韩亦尴尬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目光深情的对视着林宛“那份离婚协议我没签”

没签是什么意思?他没签?他竟然没有签,那他们现在算什么吗,叶青又是怎么回事?

看着韩亦,这一刻,林宛彻底崩溃了,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潮湿的划过她的脸颊,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曲折的线,就犹如她的人生,如此凌乱不堪。

“对不起”林宛此时能对韩亦说的,只剩下这三个字了

林宛不想让韩亦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擦了下眼泪,不顾身后韩亦的喊叫,转身要过马路。

可谁知此时正好来了辆大货车。

那么一刹那,林宛觉得,这样也挺好,再也不用这般活着了。

“宛宛,不要”韩亦冲上来那一刻,林宛傻了,她从来没有想过韩亦会冒着生命危险救她,她有好多话,好多疑问想问,可她又不像让他见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此时好了,这一刻,再也见不到了

两个人的生命随着一道刺耳的刹车撞击声中暗淡了………

林宛只觉得浑身疼的厉害,抬手想要挥去身上这种痛,却发现浑身无力,口干的厉害。挣扎了半天,才算能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满脸都是汗。

难道她车祸没有死?林宛抬手摸了摸墙,抹到了一根绳子。顺手一拉,屋里就亮了起来

心道这是什么破地方,竟然还用几十年代的线绳开关?难道她没死?在医院?这医院也太节省了。

林宛艰难的爬了起来,捧着桌上的一杯冷水大口大口一口气把它喝完,这才觉得浑身舒服了许多。

低头看看自己,发现身上胳膊被擦布缠着,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擦伤。

“自己没死……”那韩亦呢?他有没有事?

想到叶青,心里又是一堵,虽然离开几十年,但看到韩亦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莫名的疼,更别说那人是叶青。

她好傻!

林宛在屋子里瞅了一圈才发现,这个屋里很老旧,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房子,墙还是土坯的,地上是砖头地

只是…这。房子好熟悉

林宛越瞅越觉得熟悉,她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她有印象,她怎么回到这里了?

难道她死了,老天还允许她回到过去看看?

林宛拖着疼痛的身子,看了一下墙上的日历,是1978年。

1978年,她才十六岁,记得这一年她和哥哥都考上了大学。虽然这个时候大大学不需要交学费,可生活费还是不少的,那时候家里穷,她妈妈一个人根本付不起两个人的生活费,妈的意思是她还小,让哥哥上,让她在等几年。

她不同意,以为妈重男轻女,偏心哥哥,和家里呕了好长的气,自己拿着给镇上卫生院洗床单攒的十块钱的私房钱,一个人跑了出来。

后来偷偷的拿着通知书,自己一人去上了大学,7月24,再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了,这么说她刚来这个地方没几天。

记得自己刚到着的时候也出过一次车祸。她出去买吃的时候被一辆小轿车撞了,不过还好,没什么大伤,轿车的主人还不错,陪了她二十块钱。

这个时候,二十块钱在农村抵得上三个月挣的钱了,听说在市里面,这二十块抵得上一个公干的工资了。

她那个时候租房子花了七块,剩下一两块钱,根本撑不了几天。最后不得不再这里找了个洗碗的活。撑了一个月才走。

想想以前自己做的事,确实伤人心。那个时候妈妈和哥哥一定很难过。

现在想想,上大学有什么用?遇到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毁了自己的一生。

上了只是浪费钱而已。

林宛躺在床上,想着叶青,想着自己以前做的蠢事,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饿醒了,林宛躺在床上不免笑了笑,人死了还会饿?

休息了一夜,身子和手臂不是那么疼了,林宛起身,看了看房间,发现还在这里,想不明白为什么黑白无常还不来收她。怎么让她在这里一直待着。

林宛租的屋子是一个小院落,两间房子,一个间卧室,一个厨房。

当初本来想去县城的,可又怕县城的东西贵,她身上的钱不够,路过这里见这里比他们镇上富裕多了,就停了下来漫无目的的转了转,路过这家的时候,刚好听到房主在和一个人谈价格,有心听了几句,才发现房东想出租房子,只是那个人嫌房租贵,又刚死了人不久,最后还是没谈成。

林宛见那人走后,赶紧拉着房东,说自己要租,原来这里住的是房主的老娘,刚死没多久,房东正愁着租不出去呢,没想到就遇到了林宛要租。房主就以7块钱一个月租给了她。

 

第三章:迷糊

门口还有个门面房,门锁着。以前房主的老娘在这里买些针线鞋底什么的,维持个生计。

房主给他钥匙的时候,连带着门面的钥匙也给了她。

林宛做在院里里的门砍上回忆里许久,才意识到自己是出来找吃的呢。

想了想,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口袋,果真里面有十几块钱。

林宛拿着钱出了门,看着外面低低矮矮的房子,破旧的门面,不宽的街道,仿佛真的回到了过去一般,有种年代感。

依着记忆,林宛去了附近的唯一一家卖早点的摊子上,买了两个包子,在那里喝了一碗粥。

吃早餐的人很多。整个镇子上也就她一家店儿,现在家家户户虽然不富裕,但是一份早饭的钱还是不在意的。生意好的排成了长龙。一分分一毛毛的票子,积少成多,不起眼儿的钱积起来也很可观的。

但林宛没太在意,又浑浑噩噩的回了租的家里。

一整天,就躺在床上,回忆着过去的一些事情。就连中午的时候,也没出去吃饭。

因为喝水太多,林宛一直往厕所跑。

晚上各家都快关门的时候,林宛又出去了一趟,买了几个包子回来。

走到路上的时候,林宛脑子突然一闪,一个意识出现在了脑子里,她愣怔了片刻,抬头看了看如此真实的街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受伤的手臂。

忙的飞奔回家。打了一盆水,低头看着水中映着的自己。

这分明就是她十六岁的样子。

她会感觉到疼,会觉得饿,还想着上厕所。这种感觉太真实,那么她是不是没有死掉,而是回到了过去。

或者是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到了过去,现在梦醒了?

不管是哪儿一种,她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她现真真实实的才十六岁,什么都不晚。什么都不晚,她的人生还很长,她不要在像以前活的那般糊涂了。

确定这个事实后,林宛兴奋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斗志满满。

先是把身上的伤处用药膏涂抹了一遍,又把手臂拆开,看了下伤势。

身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疤了,并不那么严重,手臂上有一道擦伤的口子。因为天气热,又些红肿,并没有结疤。

林宛涂了药膏后,就没在缠上纱布。

出去洗了个脸,去了厨房查看了一番。

里面锅碗瓢盆都要,她只需要买些油盐酱醋和米面就好了。

她身上的钱不多,不能做吃山空,既然老天给她一次机会,她不能在对不起家人。

想到了街上唯一一家早餐铺子,林宛眼前一亮

她要挣钱,要让哥哥上大学,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要找到韩亦,好好的和他过日子。

林宛想到以后的美好生活,就斗志满满,先是把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清洗里一遍。

才出去跑到菜市场买了些菜米油盐,一斤白面1毛八一斤,豆酱一斤1毛五。鸡蛋也是1毛五一个,豆芽两分钱一斤,青椒1毛二一斤,有些贵,林宛就要了些土豆,三分钱一斤。都是附近村里的村民自家的,不要票,还便宜。

这些东西,一共花了两块五数了数自己的钱,现在还剩十五块钱了。

她想做些买卖,看了街市上,发现今天逢集,她住的这个地方挨着菜市场,说是菜市场,其实就是农家自己种的菜和粮食,拿出来卖卖,补贴个家用。现在政府管的松了,大家都也都不怕被按个投机倒把的罪名。

这里能形成一个小街市,主要是镇子上有个几个小作坊,酿酒的,做小食品的还有一家奶糖作坊。

每个作坊里至少也有十几人,少的也有七八人,林宛打听了,有两家不包吃住。

这边连个中午吃饭的餐馆都没有。

她来的这个镇子里她家不远,半天的路,这里这个小镇,每隔一天逢集市,昨天不逢集,今天还是比较热闹的。

她只有十几块钱,除了自己会做些吃的,别的根本就不实用。

做个简单的吧,她会**蛋饼和烙馍夹菜。简单又不贵。

说干就干,林宛又去街上买了些面粉和鸡蛋。油和豆酱。花了三块钱。主要是鸡蛋太贵了,索性这些都是农家的,没要粮票什么的。

林宛想了很久,想做些和烧饵块差不多的北方吃食。主要是图个新鲜,就算做的不好,也会有人好奇买来尝尝的。回来以后,先是把那个门口的门面打开,把里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里面除了一个小推车,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样林宛已经很满足了。有个小推车她能推着出去买。

林宛花了五块钱,在街上定制了一个木架子似的小台面,和两个土炉子,可以放在推车上,里面放个两个煤球炉。一个平底锅

定的木架子要等到明天才能完成。忙了一上午,林宛竟然发现从早上到现在她都没吃一口饭。

看了看外面,赶集的人陆陆续续都回了家,这个时间应该有一两点了

中午的时候,就凭着上一世的记忆,学着做了两张鸡蛋饼。上面涂了些酱,放了些咸菜,夹了片青菜,味道真的很好

吃完饭,林宛又去街上转了转,找到一家卖煤的地方,要了两块钱的煤球。两块钱才有买个十几块儿没球而已。

不过这是必备品,省是省不了的。

唯一能省的,就是广告牌,林宛在院子里找了快不大的木板子。

用锅台里烧的木炭,在上面写了鸡蛋饼和烙馍卷菜着两排字。

就等着明天木架子做好了。

七月份的天气比较热,林宛把蚊帐子里的蚊子都逮了个遍以后,小心的处理了下自己身上的伤口。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一早,林宛待在家里,又把厨房的几个小盆子用开水烫了烫。

下午的时候,推着推车去了木工那里把做饼的木板架子和两个土炉子推了回来。

回来以后,就关着门,把自己写的那块招牌挂在了木架子上面。

林宛怕费煤,今天没敢把煤生着。晚饭过后,林宛和了一小盆的面,在厨房,炕了十来张烙馍。放着明天备用。

又和了大半面盆的发面。等着明天备用。

做好这些后,林宛喜滋滋的给自己擦了下身子,洗了个头,就上床睡觉了。

几天过去,她身上的伤疤慢慢开始掉皮,晚上又些痒,老想上去抓抓。

忍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林宛就把自己唯一一身没有带补丁的衣服拿了出来,一件碎花短袖衬衣,一个深色的肥大的裤子。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上一篇

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 桌子底下快速顶撞H

下一篇

抱起来各处h 教官好深太涨了h文

相关文章阅读

面部清洁

抱起来各处h 教官好深太涨了h文

阅读( 3 )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迈巴赫车厢

面部清洁

嗯啊…在楼梯里做h 纯肉(高H)

阅读( 2 )

“林宛,城南路军区大院有一户需要打扫房间,你去吧”家政公司前台人员给了林宛一个地址和电话“他家里有人,只需要打扫一下房间,晚上做顿饭就可以了,那家的夫人晚上有聚餐,听说你很会做